首页 > 兿術庫 >
梅十方
梅十方
四川邻水县人,1974年生,1996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国画系。

个人介绍


梅十方 (原名:梅斌)当代艺术家
现居成都从事艺术研究创作
艺术评价:在今天这个浮躁的时代,梅十方是比较少有的在绘画艺术上潜心深入研究的艺术家,他在绘画语言的当代转向上所做的研究卓有成就,其作品不同于其它艺术家作品的漂浮空泛和模式化,我们能感觉到他创作的每件作品都是能够接“地气”的,没有任何为商业符号所负累。

主要作品


梅十方的作品主要是画人物,表现他看到的生活以及对人生的看法和感悟。他的画面用笔轻松质朴,不媚俗气不炫技巧,有中国人的道性玄机,也有西方油画的凝炼厚重,但又几乎不可以用传统国画或者油画的评判规则去做审阅。站在他的作品前,你会忘掉对作品技艺的要求,有句话说的好:“消灭技巧的技巧是更难的技巧,艺术需要留下的只有感动”。他的作品呈现的现场感觉会迅速让观者融入作品呈现的画意里面,以传统绘画眼光看来,他画的人物形象都很“丑陋和俗气”,但是当我们把自己置于画面情景中,那何尝不是生活中真实的我们呢?它不关乎形象的真实与否,而是刺穿灵魂深处的内外观感。他的画略带几分嬉笑调侃,又含几分荒诞怪异,然而感觉却又那么真实,几乎我们都是在现实生活里可以感受的知觉,只是我们大多数人麻木得忘记了去体会品味。他的绘画作品没有当代艺术流行的暴戾之气,也没有所谓中国文人画的盲目虚空无为,作品呈现的都是普通小人物生存际遇,画里没有所谓的崇高精神,没有革命大道理,没有正义与邪恶,甚至没有优雅唯美,留下的唯有透彻心骨的心性。他把观看的人推到更远的视觉角度看待我们眼中习以为常的一切,把观者引领到置身事外的视角,脱离利害冲突现场去理解周遭的人和世界,凝望许久顿生五味杂陈,体会的是另一种更透彻的“美”,一种超越世俗的“世俗美”。
正如梅十方所言,“我只是世俗里的一个生活旁观者”从的绘画语言方式上看,他依然保留了某些“国画”的特质,但绝然不同于传统国画的清雅,在他看来,“国画”这个概念都是虚构的,绘画就是绘画,没有必要必然的把民族文化传统和某种绘画材料绑架在一起,人为刻意的粘合只能禁锢现代人的思想,让今天的人成为古人的奴隶。对今天的中国而言,发展构建具有中国意义的现代文化才是今天的知识分子需要做的工作,因此更重要的是发展现代文化精神,更何况中国的现代文化进程需要很多方面的探索。听了他的一些研究心得,我终于明白前些年吴冠中老先生说:“笔墨等于零”的意思。盲目固守所谓传统实际上不利于发展今天的社会文化,国画从某种狭义角度上讲绑架和阻碍了今天文化之进步。几次交谈让我感觉到他发自内心对社会的忧虑,他坦言说:“今天的中国文化就像站在悬崖边上,而天空又刮起大风,每个生命个体好比是一片树叶,稍不小心就会被卷到深不见底的山谷下,很多时候我很无奈,唯有用淡然的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个世界”。 自五四运动以来,中国现代文化发展一直没有解决国民现代文化意识的“自觉”问题,这种自性自觉是西方近现代文化“启蒙运动”的核心,可以坦言,就现在中国现实社会文化状况,个体生命的自我觉醒是这个民族走向现代文化的基石,否则这个发展历程将会更加艰辛。梅十方的作品向我们呈现了现实社会个人精神真实状况,他没有用当代现实批判的手段提醒世人什么是对错的问题,而是用发自内心的感悟警示世人进行生命意义的自我救赎。 李清泉 文
《梅十方:在状态》 看得出来,梅十方所关注的并非是被我们所忽略了的那些陌生的日常碎片,而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周遭生活。他的画面中,出现最多的也是他的家人和身边的朋友。 尽管梅十方所选择的依然是传统具象写实的塑形方式,而且,在刻画这些人物肖像的时候,他习惯将全部背景抽离,只是凸显人物的自在状态。按形式主义的说法,梅十方诉诸的不是一个视觉问题,更像是一个触觉问题。然而,有意思的是,在刻画具体人物的时候,梅十方又试图在一些微观环节将媒介本身比如颜料从塑形中解放出来,以使其回到一种相对自足的状态。所以,他通过一些局部实验,尝试逸出这样一种绘制机制或框架,探寻一种纯形式感和纯视觉性的可能。 尽管局部的尝试很难改变整个已被固化了的“视觉政体”,但可以肯定的是,恰是这种对于形式与视觉的微观凸现,使得所描绘人物的情绪、心理显得更为逼真、生动和富有张力。在我看来,梅十方是以一种朴素的视觉话语方式,意在揭示常人复杂的情绪状态和心理活动,甚或,还有一段褶皱的叙事。

文化意识


梅十方:当代社会文化意识

由于我们现阶段社会价值观缺乏“人本”为基础的宏观人文基本立场,每个个体基本都是基于“物质”利益为出发点的观看方式,无形中会形成很多危害我们民族本身未来发展的认识角度,甚至会滋生出“极端民族主义思维”,而且现 在已经有这迹象了。
人的意识形成无不与其成长的经历及社会学地位有关,我们实际上很容易陷入个体的“自我”为出发点的观看角度,艺术家同样是人,不免被现象所遮蔽,如果说九十年代的“政治对抗”艺术是原有意识教育的结果,那么今天每个人的精神压迫感也许仍旧是集体意识(经济为纲)影响的结果,我认为目 前应该是“新集体无意识”的状态,具有现代意义的个体价值观真正的确立仍旧困难重重,其中以政治为表象的因素很大,而更大的问题是我们全体国人并没有觉醒。
中国当代艺术30年来,文化和艺术发展无不是集体意识的结果,如果说之前主要的任务是反抗及破坏的话,这个阶段是很有意义的,但如果我们还认为社会需要发展,是否我们的社会文化应该进入“重建”时期,可否能够基于“构建”立场重新来看我们周遭的世界将非常重要。
今天文化发展的障碍很多,甚至可以说我们社会文化发展最大的障碍将有13亿个需要去面对。

梅十方:文化堕落的当代艺术十年

艺术商业化之前的文化精神追求是基于个体或志气相投的群体对公共文化立场的批判探索,而商业化消解每个人内心坚持后,“公共文化批判”成为取悦商业卖点的表演,如果说九十年代的前卫艺术家还有保持自我艺术延续的需要的话,那么新一代成长起来得很多艺术家变得更事故圆滑,批判不再是基于个人对文化发展的内心诉求,而是基于前辈商业成功经验的复制。

梅十方:九十年代中国当代的文革后遗症

我个人一直以为毛是想用快速激进运动方式解决落后的传统社会文化意识,力图快速实现其对中国现代文化的改造,然而其违背基本自然规律就注定那场运动将不可避免的失败且造成巨大社会危害。我们在观察九十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特征时实际可以这样看,整个八十年代是后文革时期的反思及酝酿阶段,特别是八九事件以后我们的社会文化全面转为反向,很多影响延续至今,今天的现实社会状况基本也是后文革反向转变的结果。回首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社会文化特征我们可以看到,原有的封建社会人际关系方式依旧存在,甚至消解了二十世纪初打下的现代文化运动成果,社会公共文化理想意识全面消解,堕落主义全面盛行,个人社会价值转向为享乐虚无主义和私利主义。
艺术研究展览
蓝焰艺术空间探讨绘画的多重可能 
“画外·绘画的可能”艺术展 

友情连接:

  中国美术家协会     大自在国际空间设计     中央美术学院     中国美术馆     今日美术馆     中国软装定制联盟     中国设计力量   
版权所有 © 2014 大自在艺术空间 当代艺术权威网站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京ICP备14058958号    技术支持:TENDON